父母打新冠疫苗记

in HIVE CN 中文社区2 months ago

syringe_1884758_1920.jpg
https://pixabay.com/illustrations/syringe-shot-medicine-bottle-1884758/

记得小时候经常在电视里,或者家庭聚会中听到大人们说家大人对孩子操碎了心。没错,我小时侯就是一个特别淘气的孩子。记得我的同学加上我一起会打赌我每一学年在什么时候会淘出大圈被请家长。

现如今成家立业了。七十多岁的父母进入了需要我操心的年纪。记得好多年前看过严顺开演过的一个小品《爱父如爱子》,现在我也是经历着同样的事情吧。

去年一年美国防疫漏洞百出,我都不敢回父母的家,生怕自己身上带着病毒,无意间四处传播。面对老外们不在乎的性格,我小小心心,不让父母出家门。每周我网购日用百货送到他们的家门口。这样我还不放心,告诉他们每一件商品包括塑料兜子都要用酒精消毒。所有的防护用品我都置办齐了,不用省着,管够。

说实话,我开过枪;打过仗;坦克的炮管在我耳边轰出炮弹,弄得我顿时失去听觉;榴弹炮在我身前五米内爆炸,我和战友都只是轻松地互相嘲笑对方满脸的灰土。而对这疫情的焦虑几乎把我打到了,我这辈子就没这么焦虑过。虽然表面上嘻嘻哈哈,但是内心中始终火烧火燎的;担心高龄的父母,担心多病的女友,以及国内的亲人。

就这样,2020勉强地过去了。2021年,几种疫苗陆续分发到本地医院和诊所,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开始等待自己打疫苗的通知。作为一个从事IT工作的人,我叮嘱父母一定要盯着他们的电子就见,注意他们看病的医院的邮件, 就盯着一个邮件的发信人就行了。他们这么大岁数了,我已经不指望他们能学会英文了,半辈子在纽约上班直接说中国话就行了,退休后就更不用了。

前几天,我的一个因为疫情失去自己父亲的同时在Teams说她带着自己的母亲去打疫苗,她说在我们这个城市就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老人。

刹那间,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开始耳鸣,从头顶开始燥热。我立马给父母打电话,问他们有没有看他们的电子邮件。和我最害怕的事情一样,他们没看。错过了报名的时间。

“你们怎么就总是不听我说的话?”责备他们没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其实与其说是在责怪父母,不如说是自己后悔。自从给他们安装了Lastpass密码管理器后,他们所有的密码都设置起码20个字节。我自己没有记住。其实我应该把他们的密码也存到我的Lastpass里面的,这样我能替他们盯着。我怎么就懒了?

女友因为公司离他们比较近,天天去他们那里吃午饭。帮老爸在手机上下载了App,让他的手机能够随时报讯。说实话,他们应该也是着急了,一个手机上任何程序都不碰的老人这会二话没说,安装一个估计这辈子都不会知道是怎么操作的软件,随时盯着我妈的医院信息。而我在自己的安卓模拟器上面看着老爸账号里面的消息……

三周过去了,我收到了医院发给老爸的通知。我立刻给父母打电话,让他们看看手机里面有没有老妈的通知。

没有。

上次的通知是发给老妈的账户的。看来这次抽号没有老妈的。没关系,先给老爸续订,到时带着老妈一起去,看看有没有多余的针。

幸运女神这几年可能嫌弃我太胖了,不想理我。不过负责打针的护士要了我的电话,跟我说:如果在结束之前还有剩下没用的针的话,给我打电话。

看来希望还没有彻底离我而去。我送父母回家,便在他们的家里等待。带着手提电脑呢,可以一边给手机充电,一边简单回复一些没时间理会的工作邮件。

他们问我怎么还不回家。我说在等护士的电话。三点之前还有机会。

两点五十,还有十分钟打疫苗的诊所就要下班了。老妈叫我上楼,看看她的电子邮件。她说她收到医院的邮件了。我很奇怪,便上楼看她的邮箱。原来是本市另一条医院系统的邮件,还是给老爸的信件。

怎么解释老妈也听不明白。无奈我指着电脑屏幕她的医院的名字,跟他再次说明:“你看着医院的徽标,不是这个就和你没关系,不用管。”我不指望他们能够记住医院的名字。作为艺术家的她认图形更容易一些。

下楼。发现一个十分钟前的电话没接,刚才那个护士的。可能是信号不好,留言听着断断续续。说还有多余的疫苗,她在给所有留电话的人打电话,如果能在他们三点下班前给他们打回去,当天还能接种。留言中的电话号码干巧不巧听不清楚。

冲回医院试试?我看了看表。正好两点六十。

肾上腺素好像一下子井喷了……

可能这就是命吧……

说到幸运,这一段时间科罗拉多暴雪连连,开了八年的车,在一块黑冰上选择了我行我素地倒向了便道崖子;报废了。因为疫情,我根本租不到车。老爸打疫苗这天,我是借了女友的车。即便之后的几天再有多余的疫苗通知到我,我也无法从家中腿着跑过来带他们去医院。

可能这就是命吧……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三月三号,今天。我已经在家里关了一个半星期,无法出门了。正忙工作的时候,女友突然打来电话。由于她的工作需要,她可以提前去打疫苗。她的老板介绍了一个又小又破的诊所,据说这个诊所打的是Moderna的,数量很多,七十岁以上的可以马上去打。打电话的时候就在去我父母家的路上。

我立马通知老妈,千叮咛万嘱咐,带好证件,带好医疗卡,戴好口罩,准备出门打针……

两个小时之后,女友的微信。到那一秒,父母打完了,女友和她妈妈打完了。虽然只有她妈妈因为是医务人员的原因两针都打完了,父母和女友还要第二针疫苗;但是我这颗悬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心,终于算是开始平静下来了。

感谢女友,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

Sort:  

@tipu curate

 2 months ago Reveal Comment